您現在收看的是公告
臉書、痞客以及噗浪一律不加不熟的人為好友喔,想關注請戳粉絲,感謝配合。

某紗的部落格分成三種型態的文章,公開文章密碼文章限好友閱讀文章

 

公開文章:任何人都能觀看,公告類、連載類小說以及心情記事或者是小說番外都是公開的喔~

 

密碼文章:一些不想被別人觀看到、純屬發洩用途的心情文章。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基本上某紗人算是相當好相處,

跟誰都很容易聊得來,

但並不代表我對交友方面很開放。

由於之前曾發生過一些事,

所以現在的我並不會隨意添加不熟的人為好友;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血紅色的血花緩慢的在潔白的襯衫領口處由內往外擴散了開來,明明是如此觸目驚心的畫面,卻又美得讓人窒息。

她抬起眼有些茫然的望進他緊盯著自己的湛藍色眼眸,那雙眼眸裡倒映著此時自己的模樣,不禁令她微微一愣。

「──在想什麼呢?」

少年一貫戲謔的好聽嗓音傳入耳中,這才讓澪依猛然回過神來,自己竟然看他看到失了神。

脖頸處傳來了被絲質布料摩擦的觸感,不禁令她縮了縮肩膀,同時卻也換來了面前少年的一聲喝止:「別動。」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時間能倒回到那一刻,她無論如何都絕不會放開他的手──…

 

她一路在醫院走廊上往前奔跑著,眼眶中囤積的淚水在眼角打轉,同時緊咬著下脣,努力忍耐著不讓自己哭出來。

就在一個小時前,她剛從打工的地方下了班,才正掏出了手機要查看時間方便趕快趕去Re:valelive演唱會看萬理以及千,然而手機螢幕上顯示著多達數十通的未接來電直讓她愣了愣,按下按鍵回撥回去,友人帶著哽咽的說話聲音頓時令她眼前一陣發黑,等回過神來,她已經奔跑在前往醫院的路上了。

匆忙的向櫃檯的護士小姐詢問了病房位置,她急忙衝上了樓梯,不顧沿途路過的護士小姐對在走廊奔跑的自己說了什麼,她只知道要趕快到達他的身邊、趕快見萬理一面!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輸入許墨與球球的生日日期共八碼
  • 請輸入密碼:

在諾大的訓練場中,一名有著墨黑髮色的男子手握了把銀灰色西洋劍往前揮砍著,汗水自他額髮間緩緩滑落,然而那雙墨綠色的眼眸中卻絲毫看不見有任何一絲的疲憊。

就在男子認真做著揮劍訓練時,訓練場的大門卻悄悄被人推開了一道縫隙,緊接著一名紫紅髮色的男子就這麼闖了進來。

一身剪裁合身的純黑色執事套裝穿在男子身上顯得認真貴氣,但領口處解開至第二顆鈕釦的穿法使他看來又不失灑脫,只見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意,緩緩的從後面走向了黑髮男子。

「──幹嘛?」連頭都沒有回,男子只是繼續專注在手邊的練習上,但也是默許了對方的靠近。

「別這麼冷淡嘛,雷。」面對男子的無視,芬里爾依然毫不在意的繞到了他的面前。「心情不好嗎?難道是跟未婚妻吵架了?」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空中的白色月亮靜靜閃耀著,然而這個夜裡卻是相當的不平靜,好幾台車頂閃爍著紅色警示燈的警車快速穿梭在大街小巷,行經在路上的人們無一不側目好奇望去,而警察們的目的地全都朝向位於市中心一處擁有足以俾倪於其他鄰近大樓的一座高樓。

無數個神情戒備的員警們手中握著鋼製盾牌,隨著領頭的警官一個手勢令下,各個整齊迅速的潛入了室內,不知情的人恐怕還會以為裡面內藏了什麼重大通緝要犯。

雖然就另一個角度來看,好像其實也差不多就是了。

各自前往自己該待命的地方停下後,似是還不能輕易解除戒備的各名警察依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唯恐自己的氣息會洩漏出去。然而就在此時,其中一名帽簷壓得極低的警察卻悄悄的往後挪動著腳步,趁大夥不注意時離開了自己的待命之處。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見那兩人都離開之後,克萊才再度正經了神色,開口繼續說道:「那麼接續我們剛才的話題。首先,那躲在後面的三人都給我出來吧,不要以為我沒注意到你們。」他瞇起了金澄色的眸子掃了過去。

而其他人也一同轉過頭去,只見一名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黑髮少年一臉不屑地從柱子後走出──那人正是龍。

而一旁的草叢則是走出了兩名學生,其中一名有著一頭金色的長髮,臉上掛著一副高傲的神情,是一名少年;而另一名則是個有著一頭飄逸雙馬尾的可愛金髮少女,兩人全都擺出一副好奇的神情,慢慢的走近克萊等人。

「居然說本大爺是在躲起來偷聽,也未免太過份了。」龍不悅地開口,講話的同時又瞪了站在離他有些距離的地方的冽夜一眼。

「我從頭到尾都沒說你們在偷聽好嗎?」克萊無奈地嘆了口氣,才又繼續說道:「既然人都到齊了,那麼我就該來向你們說說這次迎新派對的重頭戲──那個關於徽章的傳說的事。」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隻笨狐狸在搞什麼鬼?」

一名身著一身挺拔帥氣的白色西裝的黑髮少年,此時正站立在舞台下,看著台上那面無表情望著遠方的靛髮少年。

只見站在台上的雷的四周突然冒出了一陣白霧,當白霧散去,一切又回歸於平靜。但眼尖的初卻還是看見了他嘴角緩緩浮現的狠戾笑意。

他不懂,那個一向只露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狡猾笑意的一個人,竟也會露出那種不符合他形象的笑容來?看來這其中必定藏著很有趣的事情呢。

收回了視線,他飲了口杯中的液體,將目光移到了剛才傳出騷動的遠方。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滴淌在自己面頰上的淚水是如此的熱燙,明明被告誡了「不准睜開眼睛」,她卻還是忍不住想偷偷的看一眼他此時的表情是什麼樣子的。

如果可以,他的痛、他的傷,她都想為他分擔,只希望能讓他不再這麼難過。

 

 月光透過紙門的縫隙灑落進漆黑的室內,一名有著一頭淡金色微長短髮的男人正靠坐在牆邊,身邊散落的好幾個酒瓶顯示了他大概已坐在這裡許久,只見他面色依舊,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的醉意。

正當男人伸手想再次拿起酒瓶時,突然停下了動作,轉頭望向了外面。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