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收看的是公告
臉書、痞客以及噗浪一律不加不熟的人為好友喔,想關注請戳粉絲,感謝配合。

某紗的部落格分成三種型態的文章,公開文章密碼文章限好友閱讀文章

 

公開文章:任何人都能觀看,公告類、連載類小說以及心情記事或者是小說番外都是公開的喔~

 

密碼文章:一些不想被別人觀看到、純屬發洩用途的心情文章。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基本上某紗人算是相當好相處,

跟誰都很容易聊得來,

但並不代表我對交友方面很開放。

由於之前曾發生過一些事,

所以現在的我並不會隨意添加不熟的人為好友;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世界彷彿沉入無盡的睡眠般,空氣中的死寂令人呼吸困難,狂風吹亂了少女那頭黑色的長髮,只見她雙手緊握著一把灰色的手槍,整個人劇烈的顫抖著,一雙美麗的水藍色雙眸蓄滿了淚水──那是早已喪失戰意的眼眸。

而站在她正對面不遠處的是一名身著一身雪白西裝、頭戴高筒同色禮帽的黑髮少年,只見他右手捂著左臂上血流如注的傷勢,那張俊美的臉龐上竟是浮現了笑意,而沒有任何的抵抗。

「──為什麼?」少女顫抖的聲線中有著滿滿的哭腔,極大的眩暈感迫使她險些站不穩腳步。

面對少女的控訴,白衣少年只是露齒一笑,卻是一貫的給出了跟此時狀態無關的模糊回應:「妳知道嗎?在面對強者時,男人都會會心一笑的哦……」

「你明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正常來說,哈克對於這種事都是不太有興趣的,會讓他去留意到那件事,其實也是自家公主大人那滿面春風的表情才讓他注意到。

「……妳在笑什麼啊?露出那種奇怪的表情。」

聞言,留有一頭紅色短髮的少女便皺起了眉,然而這並不影響她的好心情。

「過幾天好像就是我們與遠葉相遇的日子。」

「哈?是嗎。」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血紅色的血花緩慢的在潔白的襯衫領口處由內往外擴散了開來,明明是如此觸目驚心的畫面,卻又美得讓人窒息。

她抬起眼有些茫然的望進他緊盯著自己的湛藍色眼眸,那雙眼眸裡倒映著此時自己的模樣,不禁令她微微一愣。

「──在想什麼呢?」

少年一貫戲謔的好聽嗓音傳入耳中,這才讓紗櫻猛然回過神來,自己竟然看他看到失了神。

脖頸處傳來了被絲質布料摩擦的觸感,不禁令她縮了縮肩膀,同時卻也換來了面前少年的一聲喝止:「別動。」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時間能倒回到那一刻,她無論如何都絕不會放開他的手──…

 

她一路在醫院走廊上往前奔跑著,眼眶中囤積的淚水在眼角打轉,同時緊咬著下脣,努力忍耐著不讓自己哭出來。

就在一個小時前,她剛從打工的地方下了班,才正掏出了手機要查看時間方便趕快趕去Re:valelive演唱會看萬理以及千,然而手機螢幕上顯示著多達數十通的未接來電直讓她愣了愣,按下按鍵回撥回去,友人帶著哽咽的說話聲音頓時令她眼前一陣發黑,等回過神來,她已經奔跑在前往醫院的路上了。

匆忙的向櫃檯的護士小姐詢問了病房位置,她急忙衝上了樓梯,不顧沿途路過的護士小姐對在走廊奔跑的自己說了什麼,她只知道要趕快到達他的身邊、趕快見萬理一面!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輸入許墨與球球的生日日期共八碼
  • 請輸入密碼:

在諾大的訓練場中,一名有著墨黑髮色的男子手握了把銀灰色西洋劍往前揮砍著,汗水自他額髮間緩緩滑落,然而那雙墨綠色的眼眸中卻絲毫看不見有任何一絲的疲憊。

就在男子認真做著揮劍訓練時,訓練場的大門卻悄悄被人推開了一道縫隙,緊接著一名紫紅髮色的男子就這麼闖了進來。

一身剪裁合身的純黑色執事套裝穿在男子身上顯得認真貴氣,但領口處解開至第二顆鈕釦的穿法使他看來又不失灑脫,只見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意,緩緩的從後面走向了黑髮男子。

「──幹嘛?」連頭都沒有回,男子只是繼續專注在手邊的練習上,但也是默許了對方的靠近。

「別這麼冷淡嘛,雷。」面對男子的無視,芬里爾依然毫不在意的繞到了他的面前。「心情不好嗎?難道是跟未婚妻吵架了?」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夜空中的白色月亮靜靜閃耀著,然而這個夜裡卻是相當的不平靜,好幾台車頂閃爍著紅色警示燈的警車快速穿梭在大街小巷,行經在路上的人們無一不側目好奇望去,而警察們的目的地全都朝向位於市中心一處擁有足以俾倪於其他鄰近大樓的一座高樓。

無數個神情戒備的員警們手中握著鋼製盾牌,隨著領頭的警官一個手勢令下,各個整齊迅速的潛入了室內,不知情的人恐怕還會以為裡面內藏了什麼重大通緝要犯。

雖然就另一個角度來看,好像其實也差不多就是了。

各自前往自己該待命的地方停下後,似是還不能輕易解除戒備的各名警察依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唯恐自己的氣息會洩漏出去。然而就在此時,其中一名帽簷壓得極低的警察卻悄悄的往後挪動著腳步,趁大夥不注意時離開了自己的待命之處。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見那兩人都離開之後,克萊才再度正經了神色,開口繼續說道:「那麼接續我們剛才的話題。首先,那躲在後面的三人都給我出來吧,不要以為我沒注意到你們。」他瞇起了金澄色的眸子掃了過去。

而其他人也一同轉過頭去,只見一名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黑髮少年一臉不屑地從柱子後走出──那人正是龍。

而一旁的草叢則是走出了兩名學生,其中一名有著一頭金色的長髮,臉上掛著一副高傲的神情,是一名少年;而另一名則是個有著一頭飄逸雙馬尾的可愛金髮少女,兩人全都擺出一副好奇的神情,慢慢的走近克萊等人。

「居然說本大爺是在躲起來偷聽,也未免太過份了。」龍不悅地開口,講話的同時又瞪了站在離他有些距離的地方的冽夜一眼。

「我從頭到尾都沒說你們在偷聽好嗎?」克萊無奈地嘆了口氣,才又繼續說道:「既然人都到齊了,那麼我就該來向你們說說這次迎新派對的重頭戲──那個關於徽章的傳說的事。」

紗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